|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 无图版 | 邮件订阅
 
当前位置: 首页 » 竹业资讯 » 竹业行情 » 正文

“阳光问政”聚焦我市“三农”问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永安竹业信息网  http://www.cnzhuye.com   发布日期:2013-06-14  
新闻摘要:4月25日晚上8点30分,巴中“阳光问政”全媒体直播节目准时与广大观众、听众、网友、读者见面,话题主要聚焦“三农”问题。在一个

4月25日晚上8点30分,巴中“阳光问政”全媒体直播节目准时与广大观众、听众、网友、读者见面,话题主要聚焦“三农”问题。在一个半小时的节目中,大量暗访短片视频直击农业发展中存在的农资伪劣、“小农水”水利工程监管不力、农业“产业”变“荒业”、惠农补贴不到位等问题。

广大网友利用电话、微博、qq、论坛等方式反映各种问题和现象,部分涉农部门回答推诿、解决方案不够详细有力,考评团多次给予“不满意”。来自市、县(区)涉农部门负责人被问政时回答战战兢兢,直言“问题尖锐,充分暴露出农业发展和惠农政策在基层落实不力”。

一盼

农资价格能平抑质量有保障

这几天,恩阳镇村民彭新明很闹心:眼看着春耕备耕的时间临近,可田里的谷种却大片大片不发芽,四斤谷种发芽不到二斤,一亩多谷田稀疏一片。

同样情况的还有恩阳区旱谷村3组的67岁村民唐光宏,买了两斤谷种洒在田里,只有一二两生芽。唐光宏双目失明,完全没有劳动力,家里的农田全靠妻子耕种,经济条件十分困难,看到今年谷子的出芽情况,两位老人十分痛心。临近的几个村组,在今年春种中都出现了类似情况。

除了种子质量不过关,春耕物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有农民网友反映:“往年买种子才40几元,今年就都涨了10多元,内香55元一袋,尿素110元,碳胺46元。投入这么高,起早摸黑,辛勤劳作,结果账算下来,种粮食没有钱赚。”

人勤地不懒,质优价廉的农资是农民增收致富的最关键环节。彭新明抱怨:“为了买一些质优价廉的农资,争取今年能有个好收益,到农资店询问就来来回回好几趟。”

“谷种越买越多,但发芽却越来越少。是种子质量有问题?还是种子执法检查不力?请农业局同志作答。”在首先关注与农民息息相关的农资问题时,农业局负责人提醒广大农民朋友:“一是要去正规农资店购买农资,二是在购买时注意种子包装,三是向卖种者索要发票,四是留下少量种子以便维权。”

“谷种存在质量问题,农资价格高,农民面临着无秧可插,粮食收成无保障,作为农业部门负责人不谈解决措施,只谈提醒不要受骗。”面对农业部门的回答,考评团成员齐刷刷给了“不满意”考评。

二盼

"小农水"能蓄水而不是漏水

近几个月来,我市降水持续偏少,严重影响了春耕生产。南江县赤溪乡活水村的村民,提起春耕就很头疼。不仅如此,村里那口投资20多万通过实施“小农水”水利工程修建的堰塘修修补补三年,还是蓄不了水。

据当地村民介绍,这个堰塘是活水村和邻村茶园村生产和畜禽用水的唯一来源,涉及三十多户农户、一百五十多亩土地的灌溉。时至今日,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堰塘一直不能蓄水,这些老百姓的生产用水也一直没有着落。老百姓纷纷抱怨项目工程质量不尽人意,修缮之初曾多次给施工方提出建议,但都没有结果。

“第一个是灌禾苗,第二个就是养猪、养牛都在这个塘里面担水。不能装水了,今年天旱我们就要到远处去挑水和背水,想不出办法呀。”活水村村民潘贵华说,自从堰塘实施工程后,就一直蓄不住水,为此,当地村干部还多次找过相关部门,项目方也曾先后补修过三次,但是仍然蓄不了水。

“一个堰塘,20万资金,止不住漏。年年修,年年漏。刘县长,你觉得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才会这样?”主持人直接将这个问题抛给南江县副县长刘尧。“南江在‘小农水’水利工程上,年年都是优秀,村民反映这个问题说明在施工建设和后期管护上都出了问题,县水务局的同志也来了,组成专案组明天专门到活水村解决这个问题。”刘尧当场表态。

南江县水务局表示,将采取措施,加大对“小农水”水利工程资金、建设、管护等各个环节监管力度,确保农民春耕用水有保障。在水务部门的反复承诺下,考评团才给予“满意”考评。

三盼

莫让农业"产业"再"歇业"

通过承包农民土地,大力发展产业,这本是一件帮助农民致富的好事,可在平昌县江口镇光辉村,这里的老百姓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走进平昌县江口镇光辉村六组和七组,放眼望去,一大片竹林和杂草格外引人注目,就在六年前,这里是当地村民的一片良田。在没有发展产业前,光辉村主要以种植水稻、小麦、油菜为主,每亩产量上1000斤,现在没有土地,乡亲们只能在自家屋前房后种点蔬菜,勉强维持生活。

2006年,平昌县通过招商引资,引进四川西南竹业发展有限公司在江口镇光辉村六组和七组,租赁土地168.03亩,发展竹产业,每年以每亩500元的费用付给农民土地租赁费,从2009年开始,除农户的土地租赁费外,就连公司聘请的竹园管理人员的工资也没再支付。

在光辉村发展竹产业时,四川西南竹业发展有限公司分别与村两委和农户签订了承包合同,合同期限是20年,从2006年10月1日到2026年9月30日,合同上明确写着每年10月1日至30日必须支付第二年的土地租赁费。

“我们几次打电话到西南竹业公司,并且也见到了江口镇胡勇烈书记、王宗才镇长,答复在2012年年底给我们付清,一直没有结果,西南竹业公司的电话也联系不通了。”说起这个事情,平昌县江口镇光辉村党支部书记李占根很是头痛。

四川西南竹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光辉村租赁的土地,共涉及100户农户,400多人口。现在,村里的竹园无人管理,农民的土地租赁费无人支付,土地完全无法耕种,乡亲们的生活得不到保障,自2009年公司不支付土地租赁费起,有近30%的人口陆续外出务工。

良田变荒地,当地干部群众很着急,作为政府部门,现在该怎么解决?“这个事情充分暴露了在农村土地流转大力实施农业产业化的过程中对业主单位实力、信誉审查不严。关于这个事情专门研究过多次,接下来我们分四步走:一是寻找业主老板,尽快解除土地租赁合同。二是走司法程序,补齐农民的土地租赁费和管理费。三是尽快将土地复耕。”

在农村大力推进土地流转、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走农业产业化道路,千万不要忽略了农民的切身利益,莫让良田变荒地,使农业产业化真正惠及农户。

四盼

惠农补贴早到位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继续加大农业补贴力度。落实好对种粮农民直接补贴、良种补贴政策。然而如今已是4月底了,2月份就该到账粮食直补款,可通江县诺水河镇楼子信用社至今仍未兑现。有农民朋友发来短信质疑信用社是不是将惠农款挪作他用?

针对网友提出的这一问题,通江县信用联社当场承诺:马上查清楚,如果涉及到挪用还要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而通江火炬镇园华山村也存在惠农补贴迟迟不发放的现象。当地村民2011年参与当地森林长廊建设植树,按照“谁的地谁负责”原则,每栽1棵树补助农民3元。转眼一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了,参与植树的老百姓至今都还没有领到植树补贴。与园华山村相邻不足两百米的老君观村村民也同样参与了森林长廊建设植树,而他们早在去年底,村支部书记就已经亲自把植树补助款送到各家各户了。

通过与火炬镇林业办核实,早在去年底就已经将植树补贴发放到了园华山村,但当地村民多次到村上讨要,至今已经快五个月了仍然无结果。关于补贴的具体发放标准,园华村的村民至今仍是一头雾水。“开始说一棵4元,栽活就付钱。后来又说2元,再后来又说田里2元,荒坡4元。变来变去,我们也不知道到底该拿多少钱?”

同在一个镇,同样是栽树,相邻两个村,结果却两样:一个很早就发了工钱,一个迟迟拖欠,并且给每个村民说的栽植每棵树的价格都不一样?通江县相关负责人要求有关部门即刻赶往园华村了解事实真相,追责相关责任人,把惠农补贴早日发到老百姓手里。

粮食直补不按时发放,植树补贴不按时不按标准发放……惠农政策在一些基层就走样了,群众对这样的基层干部会满意吗? 巴中日报记者吴健

[ 编辑:韦国翰 ]

 
 
[ 竹业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